鸽之王子修冥

对不起,我圈地自萌,对家ky走开

分享傻B网友
虽然这不是他原话但意思差不多

考官……是小黑哥哥??
突然兴奋.jpg

动漫白狼也太好看了8
看着他靠着石头睡着我真的有很大胆的想法
有什么关于小白cp推荐吗【对手指】

【柒七]我有一个计划

一个脑洞
bug很多
我感觉我要g……绝对不鸽
——————————————

「癌症少女的冰阔乐:
谢谢护士姐姐!这是我收到最最最最棒的康复礼物了!!!

——————————————
护士小姐的内心:
给@癌症少女的冰阔乐太太写的车文!祝贺太太身体康复!
直接上不解释(  ̄▽ ̄)σ
————

“千刃?等等你干什么?!”
“嘘…乖点…”

千刃把剪刀压在床上,俯下身子去舔抵他的脖颈,膝盖顺着身体的动作有意的顶弄着剪刀的胯下,让剪刀瞬间软了半边身子。

“等…!别这样……”

是个人都会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剪刀的手不自觉的抓上了千刃的双臂,身体轻轻颤着,下身夹紧了千刃过分的腿,试图让他停下着羞耻的动作。颈侧突然传来的刺痛感让剪刀闷哼一声,千刃挑起了嘴角,去舔弄他的喉结。

“你知唔知你有几得意……”

千刃的手掌插入了对方的发丝间,挑住剪刀的发结,头部顺着剪刀上扬的头部缓缓上移,随即狠狠的咬上了温柔的唇瓣。

剪刀慌了。

剪刀的口腔被千刃胡乱的入侵着,本来就是处于被动状态的他受不住千刃的狂轰滥炸,嘴角流下的津液含着丝丝血迹,一只手无力的推动对方的身体,发出难耐的闷哼声。千刃另一只不安分的手已经摸索到了剪刀的短裤,温热的手掌替代膝盖,隔着布料继续摩擦着……」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伍六七今天起了一个大早,当他打开自己的tag想看看今天更新了什么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千刃x剪刀】的车
魔刀千刃?是谁来着?
此时此刻我们的伍六七并不知道车的含义。

当六七怀着一颗疑问的心点进去的时候,他看了完开头,没敢往下看。他去看评论,无一例外全都是“他很可爱,所以请不要放过他!”

Excuse me?有没有搞错?!
伍六七记得自己只是某天发了句“我的目标是当上全服前100的刺客”,魔刀千刃好像转发说了句……“有志向”?
为什么这都能组cp啊?他们连见都没见过,而且你们关心的不应该是这位的身体状况吗?!
伍六七带着羞耻心生气,他的双手敲在键盘上,回复着:你们不应该关心身体吗!为什么是我!

然后没几秒就有人回复了:是真的剪刀大大!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应该评论。

点击【删除】

可爱是吧?让你们看看我刚烈的一面

「剪刀刺客」10点,竹笛山 打架

这边的柒也是很迷,大早上起来就被人约架,不过对于给他下战书这人他还是少有点关注的,进军前100的小刺客。

柒当然是答应了,这种打发时间的机会可是难得。他换上了最普通的布衣,不是他看不起这个剪刀,而是他们的等级差距实在不是一般的大,虽然说系统在双方切磋的时候会调整等级,但也仅仅是等级而已了,初始面板三个C想要和初始面板三个S的他打?柒觉得不太可能。

「魔刀千刃」没找错人
「剪刀刺客」找的就是你!

“今天,我就要让你跪地向我求饶。”
伍六七今天穿的也是他专有的白色卫衣,他开了直播,并表示今天就要将首席刺客高冷的样子打破,成为新一代首席。

“……”你的梦想跨度是不是有点大
柒有些无语,虽然他本来就不打算说话,对于面前这人,柒感觉自己浪费时间浪费的有点过头了。

游戏是通过扫描人体直接给出衣物的,不过这个衣服也是要看脸,伍六七的运气还不算太差,自己衣服的属性起码也算得上S级,可能是系统都看不下去了,初始面板有C的人物少到一种境界,而他一下子就站了仨。要不是这套衣服,伍六七直接就退游了。

双方都提前到了场,不过他们都很有默契的等到了十点整,然后直播间的观众就看着游戏里的伍六七直接控制着剪刀冲了上去。
观众们都惊了。

【剪刀刺客的直播间】
大大说说就好啊!别真的来啊!
剪刀大大你可是要进军前100啊!
大大住手啊!
对方是全服第一刺客啊!醒醒啊大大!
劝架啊各位!劝架!

可惜这些并没有任何卵用,伍六七下定了决心,今天,他就要刺穿这人整个胸膛。

【魔刀千刃的直播间】
大大让让对面啊!剪刀大大很可爱的
千刃大大下手轻点啊……
第十三枝梅花:哟,赶上直播了
心疼剪刀大大1s
woc十三大大!
话说是为了什么打起来啊……

为什么?柒也不知道为什么,是什么让这个孩子想不开的?他对不到一分钟就败在他刀下的这人有些好奇。
看看,现在跪地求饶的人是谁
柒刚想嘲讽一下残血这人,就被游戏里一声响提起了注意力,手中的刀转了一个方向,打掉了背后袭来的几根毒针。

“谁”
“哇靠……靓仔你仇家?人好多”

伍六七站起来,背靠着千刃环视一圈,人数怕是不下30人,而且各个都在排行榜前百,他虎躯一怂,和背后那人悄咪咪商量。
“靓仔,我有个计划”
“……”
这边的柒皱紧了眉头,虽说他是首席,但是这么多人他要应付起来还是有些吃力,他默认让剪刀继续说下去。
“知道我们屏幕左上角有什么吗?”
“……”可以,整好去吃个午饭。

于是随着一阵华丽丽的特效,两人同时进行了下线操作。

伍六七这边的弹幕里在刷:hhhhhhh
柒那边的弹幕在刷:想不到吧

留下的是一圈脸上拉黑线的前百高手。

tbc?
————————————————

下一章写啥啊,是在现实中面基还是继续游戏啊
令人沉思
我选择画互动

【柒七】伍六七有一条河,河里的鱼会让那只猫快乐


*柒是一只猫     精
*背景还是私设
*虽然说是柒七向但好像没怎么表现出来
※严重OOC预警※

与标题并没有什么联系【挠头】
如果不嫌弃↓

————————————————

七第一次见到那只猫是在一个雨天。

他那天去河里抓鱼,雨很薄,但还是沾湿了他的衣裤,虽然说大部分都是因为鱼扑腾起的水花。

伍六七抓满了大半框的鱼,被束缚起的发丝有些散乱,合着雨水贴到了他的脸上,他决定以后下雨天再也不去抓鱼了。

伍六七在回去的路上看到了一只猫,通体暗紫色,脚上和尾尖是纯黑的,它的眼睛一定也很好看。这么想着的时候,猫跑进了路边巷子里那个裂开的石墙缝里,伍六七想了想,回去把编织筐里的鱼倒出来,挑出一条最大的,做了简单的处理,带上把伞,端着盘子走到了那巷子里,把伞好好撑到一个不易移动的角度,推了推盘子,回去了。

猫是被一阵刺耳的噪音吓醒的,他探出头去,看见了盘子里的鱼,他从伞里向外望去,什么人都没有看到。

猫决定先解决眼下的问题,他实在是饿的不行,这鱼够大,也很鲜嫩,猫特有的本领让他很快就解决了这顿佳肴。猫闻了闻那把不算大的伞,上面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

雨停了。

饱餐一顿之后当然是要睡觉,猫在洞里打了个圈,尾巴挡在自己眼睛的位置,遮挡大数阳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他并没有理会,而是一觉睡到了黄昏。出去的时候,盘子和伞都不在了,但猫知道是那个人来过拿走的,因为那股好闻的气味更浓了。

几天过去了,伍六七几乎会每天都去给那只猫送鱼,而猫也会细细的品尝其中的味道,即便他在先前已经抓到了老鼠,但他更喜欢鱼。

猫在第七天出来晒太阳,他三两下上了房顶,同时看到了那个送他鱼的人,算不上帅气,但也长得清秀。那人扎了个小辫子系在脑后,他走路的时候那辫子就像一种不知名的叶子一样轻轻的在空气中煽动,猫就这么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

“我叫伍六七……”
哦,原来他叫伍六七。

今天下了点雨,猫在今天没有看见伍六七。
没关系,今天就让他休息一天吧。猫这么想。
第二天是个大晴天,猫依然没有看见伍六七。
猫的心中有些不安,他凭着记忆在大街上窜着,跑到了那人住着的地方,屋子里的空气都是浑浊的,猫的眉头一皱,望向床上的那坨团子。

“伍六七?”
“……唉,本店最近不营业…?”
他从床上挣着爬起来,落入一双温暖的手中,那人扶着他,递给他一杯水,轻轻放到他嘴边
“我不是来让你工作的”
人性的猫觉得有些可笑,但依旧放低语气和这人轻声说道
“乖,把这个喝了我带你去看医生”

伍六七烧的有些迷糊,他用散涣的眼神去看这人的眼睛,同时小口小口的喝着杯里的水,水里加了些糖,变得不是那么难以下咽,空掉的杯子又被那人拿去。
“……靓仔,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猫把人打横抱起,人的身子软软的,因为生病的原因还有一丝颤抖。伍六七再迷糊也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什么地步,我一大老爷们,这么出去得多尴尬啊……
“唉…你把我放下来,我能自己走”
这么说着,他的身体还是不自觉的缩近热源。猫不自觉的弯了唇角,把怀中的人抱的更紧了。

“我叫柒,是你的一只猫。”

————————————————
有太多不合理的bug
总把七想的像一只青少年
哇,罪恶感

不知道黑好还是白好……
p1是透明导出(感觉这个很棒)
画画真难…剪影都画不好【趴】

【柒七】没有标题的篇章


*柒七不是同体注意
*cp为 柒x伍六七
*大写的OOC 真·小学生文笔
*柒七二人身世背景是私设
*是什么私设我就不说了,看文吧(如果不嫌弃的话)
*欢迎找bug







要做些什么来补救。

伍六七已经几周没接到任务了,他坐在理发店的椅子上用力一蹬,打了几个转,等着椅子缓缓停下又进行新一轮的打转。
“大保,岛上除了我还有别的刺客吗…”

话语声越来越小,伍六七想到了梅花十三,几乎每次见面就不分青红皂白要杀他的那个人,初次见面时他就下定决心,绝对不去做这样的刺客。

“就算没有…”鸡大保理了理身上的领带“像你这样任务成功率为0的人也不会有人来找的。”他又点了根雪茄,向地上吐了口烟,对着伍六七说
“别转了,再转天都黑了,出去找些事情干吧”独特的口音在最后配合着伍六七的动作绕了个弯,他在椅子上伸了懒腰,站起身来……

“哎哟我*不行不行晕晕晕晕晕不不去了不去了”

伍六七他还是出门了,走之前他想了一想,还是拿起了桌子上的那把剪刀。他走着走着就来到了之前被斯坦国机器人攻击的地方,伍六七有意,他想着在这里找到什么线索,但和他预想的一样,坑坑洼洼的地面上什么都没有,零零散散的碎石下是地面碎裂的砖块。

「斯坦国的敌人,格杀勿论吗」

伍六七抬头叹了口气,耳边传来撕裂的风声让他的危机感瞬间绷紧,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控制着那把剪刀挡到了他的身前。
“大哥,你倒是提前打个招呼啊…”
伍六七抬头去看那个从斜上方刺来的人
目光对上了。

两人动作皆是一顿

“唉——是个帅哥嘛,考不考虑去理个发啊”
伍六七先行回过神来,刺客被他一语叫醒,将手中的力道加重了几分。伍六七的额上渗出几滴冷汗,控制剪刀的那只手颤的越发的厉害,还没等他想好接下来的对策,就一股强大的内力震到了空中。伍六七的大脑在一瞬间失了神……他好像认识这个人…?

试探一般,念出了某个陌生的名字,随风的轻,却像是山一样压住了刺客的身形。

痛感在下一秒袭来,他重重的摔到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哼,伍六七很快发现他的手臂被震麻了,他刚刚几乎是用了全部的气力去挡下这一击,现在只是踉踉跄跄的站起来,手还在发抖……

“靓仔你还挺厉害的啊”看看面子饶一命吧

听见了自己剪刀落地的声音,伍六七有些站不稳,他喘着不稳的气,正当他移过视线要去看那人的时候,他听到那刺客开口说话

“这令牌,是你的?”
又是令牌!
伍六七要哭了,三次了!这已经是第三次有人问他这个令牌的问题了,而且问完不管怎样都是「格杀勿论」,他在脑海里补脑了那个机器人和梅花十三的样子……这次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事!

“大哥我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你别……”
等等我令牌掉了?
伍六七视线直直的望向刺客手里的木牌……
「还给我」
伍六七从来没有过如此强烈的不安感,那块令牌像是什么开关,身体不受控制的就向那个刺客冲去,去夺他手中的木牌。刺客也没夺也没防,就这样把令牌送了回去。伍六七猛的回过神来,去看那人的脸……
好熟悉好熟悉好熟悉好熟悉好熟悉好熟悉好熟悉好熟悉好熟悉好熟悉好熟悉好熟悉好熟悉

简直就像……另一个我

“靓仔我以前给你剪过头发吗?”

不知怎么的,伍六七有一种见鬼的安心感,他不知道是源自于这块令牌还是面前这个人……

刺客的左手按住了伍六七的右手腕,被触碰的人一吓,控制着剪刀从地上旋起在空中划出一道银闪闪的弧线向那人刺去,然后他就看见那刺客的身形瞬间换了一个位置,而他的剪刀在刺入他的身体之前又被站在他侧面的人硬生生的止住。
伍六七:?????????
犯规!你一个刺客使用忍术是犯规的!

刺客盯着伍六七,体力原本就所剩无几的伍六七直接后仰躺下了,这个角度背光,伍六七看不清刺客的脸

“这令牌,是你的吗”
“大哥  你都不累的吗,我累啊……”
“…你”
“刺客排行榜一万七千三百六十九位我会玩剪刀几个月前是买牛杂的之后改行成了刺客现在明面上的工作是理发师在大保健发廊工作靓仔我可以帮你理头发啊最擅长剪空气刘海可以免费为您……”

伍六七就算看不到面部表情也能感觉得到气场,他决定赶紧闭上他的嘴以保小命,他看见这位刺客大人用手按了按太阳穴然后蹲下
“你说了这么多,你叫什么”
“伍六七,别看这很像数字但是……”

刺客没时间听刺客瞎唠唠
他记得这个名字
这是让他深藏的姓名。

————————————————
月更人士(并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其实这篇文本来有名字的,但是我失忆了【bushi】
没粮吃死了 甚至自己产

就,过来推荐一下

应该都懂的吧

在夏天什么的……